谢丹阳教授以“论美国优先”为主题,深度探讨此背景与对华政策的内在联系

经济学家讲座 | 论“美国优先”的前景及对华影响

2018年12月10日,前IMF高级经济学家、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蓝海资本首席经济顾问谢丹阳教授受邀莅临蓝海资本,以中美关系为核心议题进行了演讲。谢丹阳教授以“论美国优先”为主题,深度探讨此背景与对华政策的内在联系。

前任IMF高级经济学家谢丹阳教授、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蓝海资本首席经济顾问

2017年1月,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作为“政治素人”和“反建制派”,特朗普上台后以“美国优先”作为施政总路线,对国家内外政策进行显著调整。以该路线为基准, 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行动: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及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着手重新谈判并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质疑联合国和北约的作用,多次明示或暗示其他国家必须做出更多贡献。谢丹阳教授分析指出了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必要性,此系列举动背后的理由实则为“迫不得已”:

  • 美国政府债台高筑。特朗普就任后政府曾经历三天“关门”;金融海啸后政府债务/GDP已超过100%,债券市场风险相当高。

  • 国家安全问题:耗资无数。主要用于防范潜在核威胁、恐怖主义等长期持续的问题。

谢丹阳教授进一步指出,理论层面上,为解决俄罗斯、阿富汗、北韩、伊朗的问题,美国都需要中国的支持。但面对中国的崛起以及中国未来对美国领导地位的挑战,美国对华鹰派更多还是将中国列为头号竞争对手。就特朗普而言,提及美国全球最大的敌手,他首先想到的是欧盟,然后是俄罗斯和中国。谢丹阳教授认为,特朗普目前的首要目标是连任总统而非对华制裁。为达成连任的目标,特朗普往后将更着力于移民、股市等相关政策。一旦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波及选情,不排除他将为了选情而停战的可能性。另外,从美国的切身利益出发,贸易战的持续将增加资本市场的投资风险。

竞选以来,特朗普背后的幕僚团队大多具有浓厚的商业背景,其外交政策应该是包括地缘政治和商业竞争两方面的。谢丹阳教授表示,与特朗普相比,他“身边的人”在对华方面更显鹰派。现任团队中,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Larry Kudlow与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对华贸易态度偏温和,强调贸易互惠。以国家安全顾问John Bolton、中美贸易谈判代表Robert Lighthizer、白宫贸易顾问Peter Navarro为首则是强硬对华鹰派代表人物。

以70年代美苏关系为例,谢丹阳教授最后强调中美贸易战的关键在于加强沟通。无论贸易战是否继续,最重要的是解放思想,壮大民营企业,加大自主创新,中国一定将更有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