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2017
2016
曾依托着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庞大的消费市场,一批中国医疗健康企业阔步走上了上市的道路。但现在回头看,恐怕找不到一笔好交易了。

Finance Asia | 为何投资者钟爱尚未盈利的中国医疗健康创业公司?
Finance Asia | Why investors love China's loss-making health startups

曾依托着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庞大的消费市场,一批中国医疗健康企业阔步走上了上市的道路。但现在回头看,恐怕找不到一笔好交易了。

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长期困扰于患者数量不断增长与资源有限的失衡局面,所以当前正在积极改革医疗健康行业。一方面,中国的中产阶级队伍日益庞大,他们需要更好的医疗健康服务;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为满足公众对提高生活标准的期望,对政策做出了调整,而一大批初创企业急于利用好这个机会。

这引发了投资者对许多领域的强劲投资,包括医疗设备制造商以及在线卫生服务提供商。不过,他们对生物制药兴趣最大,而且,照目前看来,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公司少有盈利。

  • 以歌礼以例,这家位于杭州的生物科技公司将于8月1日在港交所上市,而其2016年、2017年以及今年第一个季度的净亏损额分别为人民币3190万元(470万美元)、8690万元和90万元。该公司已吸引了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 (GIC) 7500万美元的基石投资。

  • 7月17日,另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天津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在其香港上市申请中披露,截至3月底,它已净亏损27个月。该公司得到中国知名医疗健康投资机构启明创投的关注,后者在医疗健康行业拥有68家成员公司。

基于生物科技潜力大,香港证券交易所改变规则,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这是港交所重大改组的关键所在,目的在于引入新经济公司。

可以肯定的是,医疗健康行业仍是处于比较高的管制之下的,而同时,一系列利好的国家战略正在改变着这个行业。

  • 去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出台了一项关于推进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试点工作的指示, 以鼓励医学研发。三个月后,习近平主席一再强调“健康中国”策略。在10月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他在主题演讲中就提到“健康中国”。4月,中国降低和取消了一些进口药品的关税。

最令人瞩目的是, 国家领导人罕见地对一个因公开讨论而升至议事日程头条的问题做出回应。

  • 7月18日,李克强总理就一部讲述癌症患者故事的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的舆论热议做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

“我们能够感觉到监管在改善,这对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十分有利。”中国私募股权基金蓝海资本CEO、医疗健康行业资深投资人杨锋接受《亚洲金融》的电话采访时说道。

“更值得庆幸的是, 改革也发生在监管体系内部, 既包括机构改革, 也包括审批程序。”

实力强大的生物技术公司脱颖而出

在所有垂直领域中,杨锋尤为看好制药业。他认为,尽管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制药业却将保持接近两位数的增长速度。

这样的增长速度将为医疗健康行业的“蓬勃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杨锋补充道:“这是最好的时代,最具创新性的时代。”

杨锋的信心也反映了医疗健康行业,尤其是生物制药领域的强大的资本支持以及市场的增长。

  • 亚盛医药是生物制药领域强劲资本支持的最新案例。7月17日,这家经营了8年的苏州公司宣布已成功完成1.5亿美元C轮融资,目前累计融资已达2.4亿美元左右。

  • 据中国研究机构智研咨询预测,到2021年,中国的医药市场,包括生物制药、化学制药以及中医,价值将从去年的1340亿美元升至1780亿美元左右。智研咨询判断,在这3个细分领域中,生物制药将是最强劲的增长动力。

生物制药增速最快,或将推动制药业扩大规模(来源:智研咨询)

行业的发展带动投资者的胃口增大。杨锋说,去年至少有23亿美元涌入中国的生物制药市场,而2013年仅有2亿美元。而且,这还不包括价值未被披露的交易。

除了改善公共卫生以外,中国的规划者们还寄希望于生物制药行业的发展能够帮助推动中国发展更具创新性的经济。

“中国迫切地想要把那些模仿者变成创新者,而生物技术显然是重点,而且习近平肯定会把它放在第一位。” 跨国制药公司萌蒂CEO拉曼﹒辛格接受《亚洲金融》采访时表示。该公司在中国已经营20多年。

“我们很希望以收购或是其他合作方式与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合作。”辛格说道。

寻找好交易

随着货币政策收紧、监管趋严以及中国金融体系去杠杆化的推进, 流动性枯竭,人民币整体融资今年有所放缓,但医疗健康行业却在逆势上扬。

“据我所知,医药投资领域的流动性仍是较为充足的。”杨锋说。不过,他也承认,部分归因于前几年所筹资金分配给投资。

而且, 与中国其他热门领域一样, 人们担心估值会变得越来越膨胀。杨锋认为中国的医疗健康行业估值稍高, 不过总体上仍在他基金可承受的范围内。

杨锋还认为好交易是存在的:“医疗设备、医药等垂直领域的估值不同,制药创业公司在临床研究不同阶段的估值也不同。”

杨锋表示,制药和互联网驱动的细分市场的估值比医疗设备的估值要高;而制药创新企业的临床二期在风险较高于一期和三期的情况下,估值也相对高于一期和三期。

一期通常评估药量水平在少量患者当中测试安全性和副作用,二期则在百名患者当中测试疗效,和对比实验,是检验疗效的关键步骤 ; 三期是在二期临床通过后,扩大临床范围,涉及数百名患者的进一步验证性试验。

杨锋认为,中国一期制药创业公司大多在估值上与美国同行还是略贵,但差距不太大。不过,随着研究进入二期,风险显著增加(估值差异也放大)。

杨锋指出:“药监局对于二期药物的临床通过要求最为严格,只给1/3的企业亮了绿灯,但是企业到了二期后,估值会轻易翻二番,甚至是三番。”

互联网“搅局者”

与其他许多领域一样,基于互联网的服务成为一个关键的破坏性因素。

“我对萌蒂的愿景是,我希望它在10年里发展成为医疗健康行业的一家数字公司,就像特斯拉是汽车行业的一家数字公司一样。”拉曼﹒辛格说道。

萌蒂并非在孤军作战。

  • 电商巨擘阿里巴巴已经创建了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旗舰平台阿里健康——一个线上到线下的医疗健康服务平台,已在香港上市。阿里巴巴还对线上育儿平台宝宝树进行战略投资。宝宝树估值约为人民币140亿元,最近申请在香港上市。

  • 腾讯也很积极。它旗下最有名的一家公司——微医集团经过7轮融资后,现估值为55亿美元。腾讯参与了3轮融资,总额超过5亿美元。

对于寻求进入医疗健康领域的互联网企业来说, 最好的前景可能在于线上到线下医疗健康服务、医疗人工智能等细分市场,而不是需要强大的技术后盾。

杨锋说:“在医疗行业,越深入越艰难,因为既需要掌握互联网商业模式,又需要了解医疗健康行业。”

尽管如此,先进技术与医疗健康之间的整合是大势所趋。

“改变将依次发生:先是线上到线下的医疗健康服务,随后可能是用于配送的大规模的无人机部署, 接着将是远程诊断技术等新发展。”拉曼﹒辛格说。

“最终你需要把所有这些联系起来。”他指出,当中国的科技巨头们有了十分强大的话语权后, 这一天就会到来。

鉴于创新对行业未来至关重要, 辛格认为, 传统的医疗健康企业如果不想落后,就必须接受中国的互联网发展。

“如果我们不求变,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就会开发出能够提供医疗健康成品的商业模式而我们将成为一个供应商而已。”

文章转载自Finance Asia 
作者:Fay Fu
翻译:Huanghuang 
校对:Jiaxin Li